古代廉政文化孕育的“五要”啟示

時間:2019/8/13   來源:中國紀檢監察雜志

廉一生,潔一生,無愧今生;貪一點,受一點,牢獄不遠。廉政自古以來都是歷朝歷代的焦點和難點。縱觀中華文明五千年歷史進程,腐敗與反腐敗的較量就一直沒有停止過。回望治世與亂世的交替,王朝的崛起與衰亡,不難得出“廉則興、貪則衰”的歷史鐵律。中國共產黨作為長期執政的黨,如何跳出古代王朝興衰更替的歷史周期律,反腐倡廉是制勝法寶、也是關鍵一招。及時總結古代廉政建設的得與失,從“五要”中獲得啟示、把握治貪規律,以鏡鑒當代、啟迪未來,可謂其時已正、其勢已至。

一要以修身促自律強廉潔。中國傳統文化歷來強調“為政之道,以修身為本”,強調“修其心,治其身,而后可以為政于天下”,始終把修身放在第一位。翻開幾千年史冊,不難看出修身是為官者自律的前提,沒有扎實的修身就很難達到自律的高度。所以說,筑牢廉政底線首先需要嚴以修身。南宋文學家周紫芝在《竹坡詩話》中曾記載這樣一個故事:李氏家族有一人為官廉潔,公私分明。一天,他正在燭光下辦理公務,有人送來一封家書。他當即滅掉公家的蠟燭,點燃自家的蠟燭。在他看來,公與私之間不能越“雷池”一步。這種公私分明、公入肌理的修身境界,正是今天廣大黨員干部所需要學習、所需要擁有的。

《官箴》書中有言:“當官之法,唯有三事,曰清、曰慎、曰勤,知此三者,可以保祿位,可以遠恥辱”。如果每一位黨員干部都能遵循這一古訓,做到“見賢思齊焉,見不賢而內自省也”,我們的黨性修養何愁上不去、我們的自律標準何愁達不到?習近平總書記強調,一個人能否廉潔自律,最大的誘惑是自己,最難戰勝的敵人也是自己。一個人戰勝不了自己,制度設計得再縝密,也會“法令滋彰,盜賊多有”。可見,以修身促自律,以自律促廉潔,才是為官的基礎和前提。

二要慎獨慎微慎始慎終。唐代馮履謙任河北尉時,故舊張懷道任河陽尉。某日,張懷道給他送來一面貴重精美的銅鏡。馮履謙把縣吏集中起來,拿出鏡子給大家看。縣吏都稱贊這是一面好鏡子。講完鏡子的由來,馮履謙說:“吾效官,但以俸祿自守,豈私受遺哉!”堅決讓人把鏡子退還給張懷道,并昌言:“清水見底,明鏡照心,余之效官,必同于此。”馮履謙以銅鏡照心見底般的自律操守,恪守著慎獨慎微的那份初心,讓聞者莫不欽敬。

幾百年后明朝張居正的為官生涯卻讓人嘆惋。張居正是明朝首屈一指的政治家,《萬歷皇帝大傳》評價他“使萬歷初年的天下,出現了一片欣欣望治的景象”。然而,張居正回荊州葬父,乘坐轎子要32人抬,內分臥室客廳,鋪陳極盡奢華。張居正死后被抄家時,各種財物約值白銀10余萬兩。“一代曠世良相”卻因小節不修,最終失足而墜入罪惡深淵。這就警示黨員干部,要知敬畏、存戒懼、守底線,時刻按照《黨章》《準則》《條例》做事,帶頭嚴守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,不越“紅線”半厘、不越“雷池”半步,做到心中有黨、心中有民、心中有責、心中有戒,方得始終。

三要加大懲貪治腐的法治力度。貪腐是公權力濫用的必然結果,只有管住權力人及其手中的權,才能有效抑制貪腐。朱元璋嚴刑治貪,揚言“今后犯贓的,不分輕重都殺”,官員貪污六十兩就要剝皮實草,但還是未能改變明王朝貪污愈演愈烈的局面,其根源就是懲貪治腐的制度未跟上。在中國歷史上,法律是懲貪治腐的有力武器,每一個政治清明的盛世出現,背后必有一整套嚴明的法令作保障。

西漢《二年律令》中規定,官員受賄按照盜賊處置,竊取國家財產價值十斤就要被處以死刑;唐朝《唐律疏議·雜律》規定:“贓罪正明,其數有六,謂受財枉法,不枉法,受所監臨,強盜,竊盜并坐贓”;清代《兵部處分則例》對于官員經手各項錢糧干沒侵欺,一律革職追贓,上司如有諱飾捏報者革職,失察者降級調用。這些制度都為當時政治清明環境提供了有力支撐。不僅如此,從漢文帝劉恒到漢景帝劉啟,從唐太宗李世民到唐高宗李治,從康熙到雍正再到乾隆,皇帝們都對貪污腐化深惡痛絕。正因為他們帶頭執法,剎住了貪腐之風,才孕育了當時政治清明的盛世。可見,法律制度是管根本、管成效、管長遠的,新時期加強依法懲貪治腐才是硬道理。這既是對古代廉政建設經驗的延展,又是對當下時局的準確把握。

同時,古代不但貪贓枉法要追贓,官員離任交接出現錢糧虧空,也要追賠家產。古代地方官員前后任交接時的程序,類似現代的離任審計,若出現虧空缺額,候任者如不在交盤賬冊上簽名蓋章后接手,前任是無法離開的。如此嚴格的交接手續,警告貪腐者侵吞貪婪的潛在風險,增強了官吏廉勤謹慎的責任心,因為一旦交盤虧空追賠家產,這樣的腐敗成本是非常大的。還有古代的御史制度,可謂是中國幾千年反貪史的精華所在,對當今的巡視巡察制度都是有益的鏡鑒。

眉山市三蘇祠的廉潔石刻“功廢于貪,行成于廉”,反映了古人的正確廉潔觀。 眉紀宣/攝  

四要注重家庭家教家風建設。《世說新語》中,有一則陶母退魚責子的故事,至今讓人回味無窮。書中記錄:陶公少時,作魚梁吏,嘗以柑鲊餉母。母封鲊付使,反書責侃曰“汝為吏,以官物見餉,非唯不益,乃增吾憂也。”意思是說,晉代名臣陶侃年輕時曾任潯陽縣吏,一次,他派人給母親送了一罐腌制好的魚。他母親湛氏收到后,又原封不動地退回給他,并寫信給告誡他:“你身為縣吏,用公家的物品送給我,不但對我沒任何好處,反而增添了我的擔憂。”這件事讓陶侃終生受教育,最終成為一代廉吏。古往今來,言傳身教的范例還有很多。比如,歐陽修的母親告誡他“汝父為吏,廉而好施與”。被稱為“包青天”的包拯留下著名家訓“后世子孫仕宦,有犯贓濫者,不得放歸本家;亡歿之后,不得葬于大塋之中,不從吾志,非吾子孫”。這些都是在告誡為官者要注重家風建設。

從近年來查處的腐敗案件看,家風敗壞往往是領導干部走向嚴重違紀違法的重要原因。領導干部家人授意受賄、索賄或背著領導干部受賄、索賄行徑,助長了腐敗案件的高發。但是,法網恢恢、疏而不漏。領導干部家人受賄、索賄行為,被查出了一批又一批。大量事實證明,“家風好,就能家道興盛、和順美滿;家風差,難免殃及子孫、貽害社會”,“積善之家,必有余慶;積不善之家,必有余殃”,說的就是這個道理。反觀陶母退魚責子的典故,如果陶母吃了魚、縱容了陶侃的錯誤行為,就會助長其子貪公濟私、貪污腐化。相反,陶母以嚴厲的家風、剛正的品行,言傳身教其子,既遏制了陶侃的貪欲,也挽救了陶侃的仕途。習近平總書記強調,家風是一個家庭的精神內核,也是社會風氣的重要組成部分,要注重家庭、家教、家風建設。可見,良好家風是為官者廉潔奉公的重要組成部分。唯有廉潔育家、廉潔持家、廉潔興家,千千萬萬個家庭才能真正成為社會風清氣正的重要基點。

五要戒虛用實。官風正則黨風清民風淳。夸夸其談、虛頭巴腦,自古以來都是為官者的大忌。據史料記載,漢文帝劉恒有一次游上林苑,問陪同的上林尉:“你知道這苑里飛禽走獸共有多少種、多少只嗎?”上林尉一時答不上來。有個管理虎圈的嗇夫,此時賣弄伶牙俐齒,說得文帝眉開眼笑,馬上就要封他為上林令。廷尉張釋之立即勸道,周勃和張相如都是大家公認最稱職的官員,在回答皇上問題時,有時也答不上來,哪像這小吏夸夸其談呢?如果提拔這樣的人,只怕天下人效仿,都去耍嘴皮子了。文帝聽后認為有理,便打消了念頭。

當前,一些領導干部表態多行動少,說一套做一套,會上講得頭頭是道,做起事來輕飄飄;調查研究走形式、搞過場,檢查考核重“痕”不重“績”,工作落實留“痕”不留“心”;以文件落實文件,以會議落實會議,注重形象工程、面子工程;熱衷于材料包裝,熱衷于數據統計,熱衷于簽訂“責任狀”,等等。基層干部苦不堪言,平民百姓深惡痛絕,已成為黨風政風一大毒瘤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,形式主義、官僚主義是黨和人民事業的大敵,必須大力整治并堅決克服。這就要求廣大黨員干部,要實心實政、實干興邦,以對黨盡忠、為民盡責的姿態,用釘釘子的精神求實、務實、抓實、做實,做到一分部署、九分落實,堅決把中央部署要求落到實處。

黨的十八大以來,我們黨以壯士斷腕、刮骨療毒的勇氣自我革命,推動反腐敗斗爭取得壓倒性勝利,黨風政風民風煥然一新。這一壯舉,正是對吏治腐敗導致王朝顛覆歷史教訓的深刻吸取。大道之行,以史為鑒,我們就不會忘記初心,就不會忘記來時的路。(作者:王杰 中共中央黨校教授、博士生導師)

分享按鈕 188网球比分